2018年度中共兰州市委...
关于申报2019年中共兰...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9...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7...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学员食堂...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8...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6...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7...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5...
关于2016年甘肃省党校...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6...
引进人才面试课件准备注意...
中共兰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考生须知
中共兰州市委党校2016...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工作 >> 理论文萃
瞿静 推动构建大扶贫格局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发布日期:2019-05-30 字号:[ ]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持构建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深入实施东西部扶贫协作,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大扶贫格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提出精准扶贫理念后的又一重大的理论创新。在新时代新形势背景下,面对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仅靠政府和行业是无法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还需进一步凝聚起强大的扶贫工作合力,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讲的构建以项目、行业、社会等多方力量为支持,推动形成政府、市场和社会协同推进的大扶贫格局。而要构建大扶贫格局,明晰总书记讲话精神的深刻理论含义与梳理其发展脉络是前提。

    大扶贫理念继承了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哲学智慧

    首先,大扶贫格局继承了马克思关于实践的观点。他强调通过实践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实现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具体的历史的相结合。因此,大扶贫格局的动力因素不仅包括外部的对口支援和政策扶持,还包括激发贫困人口的内生性发展动力。大扶贫除了从供给端调整结构,在需求端也主要依靠人民群众,唤醒贫困人口自力更生的精神,破除“等、靠、要”等思想。正如习近平在宁德工作时对贫困人民讲到的“弱鸟先飞”,就是充分发挥意识能动性的体现,“飞”的意识至关重要,是摆脱贫困的内在动力,再结合“飞”的行动,才能真正摆脱贫困。扶志与扶智是核心和重点,唯有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人民的利益至上,激发贫困地区人口的主观能动性,将“输血”与“造血”有机结合,才能从根本上依靠自身力量改变贫穷落后面貌。

其次,大扶贫格局继承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实质——对立统一的法则。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劳动本身具有不可分割性,人民集体协作与分散劳动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面对当前扶贫工作中存在的政府热、社会弱、市场冷的局面;以项目带动区域发展的扶贫策略无法有效覆盖到众多贫困户家庭等问题,习近平在多次讲话中强调统筹兼顾,综合平衡,突出重点,带动全局。就是当年毛泽东讲到的十个手指弹钢琴的方法解决矛盾:通过有效整合与协调各方利益,最大限度的调动整合资源,举全社会之力,推动优势地区、产业、人才向贫困地区进行资金、教育、金融、医疗等发面的对口扶持与对接。既要突出对贫困的整体性治理,落实中央关于扶贫的各项举措,解决共性问题,又要善于从本地特殊情况入手,细微处着眼,用更务实的贴合本地实际的举措破解特殊贫困难题。大扶贫理念强调运用唯物辩证法处理扶贫中整体与局部、长远与眼前、系统与要素、全面和关键的关系,坚持两点论与重点论的辩证统一。

    最后,大扶贫理念科学地把否定之否定规律运用于我国扶贫工作。制定以精准扶贫和大扶贫格局相结合的双轮驱动战略,是对以往扶贫思想的积极“扬弃”,既继承了传统扶贫思想的有益经验,又摒弃了其中不适合解决当前扶贫问题的举措,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创新,形成了中国特色的扶贫思想,突破碎片化、分散化的扶贫格局,丰富充实了马克思主义贫困治理的理论体系,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反贫困的方法与路径。

大扶贫理念对我国扶贫实践的传承与创新

    1.扶贫方式维度:救济扶贫——开发扶贫——“两轮驱动”扶贫

    回顾1982-1986年中央颁布的五个中央一号文件看出,当时中央强调要高度关注群众生活困难的“边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扶贫瞄准的目标是贫困地区,而非个别贫困村和贫困户。政府则是扶贫主体,“国家投资支持贫困地区发展交通”并“向未解决温饱问题的地区拨出专项资金”,扶贫手段主要以单一的政府拨款为主,将扶贫资金直接发放给贫困农户的救济扶贫,通过经济增长的“涓滴效应”来改善农村的整体性贫困,但对于提高贫困地区人口脱贫致富的能力帮助甚微。但是进入新世纪,农村贫困问题不再是个别地区的普遍式贫困,贫困人口出现越来越分散的趋势,贫困原因复杂化,类型多样化,救济式扶贫的弊端,即贫困人口覆盖不全面和资源渗漏等问题凸显。到2004-2007年,国家扶贫资源配置投向开始转变为贫困村,即“扶贫到村到户”,再到2008年开始提出开发式扶贫,强调通过鼓励贫困户参与扶贫项目管理,推动本地区经济发展来带动自身脱贫,行业扶贫和社会扶贫模式引入,扶贫主体与手段逐渐多维化。从2014年提出创新扶贫开发机制,提高扶贫精准度。到十九大提出大扶贫格局,以个体与区域并重的大扶贫格局正在形成。政府、社会和市场力量相互结合,共同参与。扶贫手段由单一开发转向“两轮驱动”。从“输血式”到“造血式”再到“两轮驱动”,将扶贫开发与社会保障相结合,对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强化就业扶持力度,对无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全部纳入低保范围。此项转变有利于解决个体与区域双重扶贫措施缺乏针对性地问题,实现分类扶持,确保贫困人口全部实现脱贫。

2.扶贫策略维度:大水漫灌扶贫——区域瞄准扶贫——精准扶贫

    回顾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先后经历的从大水漫灌式的扶贫到精准扶贫的转变。尤其是自2014年以后,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农村共结侧结构性改革和乡村振兴战略,经过几十年的扶贫开发经验总结,发现尤其是西部深度贫困地区是解决好“三农”问题的短板,面对自然环境极为恶劣,自身能力不足的贫困户,靠以前“大水漫灌式扶贫”容易导致资源配置失效,覆盖不完全和资源漏出问题并存,难以实现真脱贫。要解决这些深层次问题,必须更加精准的配置资源,提高扶贫的有效性,于是我国扶贫目标下沉到个体,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贫困县和贫困村,进行整村推进、劳动力培训、移民搬迁、教育管理、金融扶持等在内的各种策略,将区域开发与更有针对性地帮助每一位贫困户脱贫相结合,逐村逐户分析原因,对症下药,进入精准扶贫阶段,以提高脱贫攻坚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3.扶贫格局维度:政府主导扶贫——个体与区域并重扶贫——“三位一体”大扶贫

我国扶贫开发起步于计划经济体制时期,政府作为主导力量,并未调动其他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其中。如此单一主体一方面会导致扶贫资金投入不足,分配结构失衡,监管体制缺位,不利于扶贫资源的整合,更不利于发挥扶贫对象的主观能动性与整个社会的参与积极性,市场尤其不能充分其活力和优势。到新世纪,治理的概念被引入,我国扶贫开发模式也逐渐转变为政府、市场、社会协同的“三位一体”大扶贫格局,这种组合式的扶贫激发了各方的活力,有利于集中扶贫力量,从内生和外援两个方面助力贫困问题的治理,解决个体与区域并重扶贫无法精准对接,资源并未充分整合等问题。充分发挥各方作用,形成以政府主导、行业帮扶、社会协同、市场参与的扶贫开发大格局。

    当前扶贫开发已进入最后决胜期,在总结梳理我国扶贫经验、方式、策略、格局的基础上,深入理解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大扶贫理念,对原有扶贫机制体制,政策工具进行修补和完善,解决“钱和政策用在谁身上、怎么用、用的怎么样”等问题,提高扶贫的精准度,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作者系中共兰州市委党校(兰州市行政学院)文史教研部教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